风雪迎城

是谁穿越了风雪千年,如朱砂烙在我心上。
不太会说话,但绝对好相处嘿嘿
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所有站内文章请不要转载谢谢)

【男神×你】年少时光②

#内含黄/王
#同桌设定,校园paro
#ooc注意!
#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


【黄少天】

          午后的教室里安静惬意,窗外斜斜爬进来的阳光笼罩了整个屋子,垂下来的树叶都带着困倦的味道。
          你写完最后一个字,随意把笔扔进笔袋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抬眼一瞥旁边,少年早就趴在桌上梦周公去了,光线打在他线条分明的脸部轮廓上,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微长的睫毛不时翕动几下,呼吸轻缓平稳,就连头发也被镀上一层金色的碎光。
          你也趴下来,头枕在臂弯里悄悄观察他。
          安静下来还是很好看的嘛。
          你正研究他的眉形,少年的眼睫猛地一颤,忽然睁开眼。
          你一惊,立马闭上眼假装在睡觉的样子。他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声音轻快愉悦,“同桌的妹子,我看见你刚才在看我了哦!”






【王杰希】

          “就是这样。”他合上书本,抬眼看向你。“懂了吗?”
          你诚实地摇了摇头。他轻叹一口气,拿起旁边的笔记本,“那我换种方法再讲一遍。”
           外面传来同学们嬉笑打闹的声音,你环顾空无一人的教室,视线转到身边的那人。
           校服明明是宽大臃肿的款式,也能被他穿得如此修身。他的肤色偏白,偏又生了一双极漂亮的眼睛,瞳色幽暗深邃,衬得他气质更加清冷。
           像是不好接近的高冷男神吧,你却见过他在下午空闲时间给你讲题时的无奈和纵容。
           啊,他真好。
           沉迷美色的你自然又错过了他的第二种解法。他看着走神的你,微微摇头:“还是不懂?”
           “懂了懂了!”
           “不懂就说不懂,我能看出来。听讲要专心啊。”他摸摸你的头,眼神盛满无奈和宠溺。“饿了吧?先去吃东西,回来再讲给你听。”

【男神×你】年少时光①

#依然只有两个人    内含叶/喻
#同桌设定,校园paro
#ooc注意!
#私设多如山私设多如山!
#欠的账会补上的……期中全炸,唉

评论明天回,其他人也会有的,谢谢宝贝儿们,笔芯~
晚安。





【叶修】

          北方冬天的风无孔不入,即使绒线毛衣外面套上厚厚的羽绒服也依然冷得不行。
          你跺了跺脚,又拉拉衣服,把自己裹紧了些。低头看一眼表,你暗自嘀咕着:“怎么还不来车……”
          “哟,小同桌,一个人说什么呢?”少年清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夹杂着特有的慵懒味道。
          你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没好气地翻个白眼,“我说我冷!”
          “这我可没法儿帮你,我也冷啊。”他歪了歪头,似乎有点为难。
          “那你还……”话音未落,你被一把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用宽大的外套紧紧包住你,鼻腔内充满的全是他身上的气息。你的脸“腾”一下子烧起来,慌忙伸手去推他,反而被抱得更紧。
          他低下头看你,语气微微上扬,似乎有点愉快的小得意,“怎么样?这下就都不冷了。”
         




【喻文州】

          听人说“勤奋的人每天早上都会迎接凌晨四点的太阳。”
          凌晨四点的太阳你没有见过,但今天你注定要面对凌晨六点的黑暗了。
          迅速爬上楼梯,你一边感慨着住校就是这点好,一边推开教室的门。
          你一眼就看到坐在靠窗位子上,轻轻皱起眉头,正认真沉思的少年——你的同桌,喻文州。
           听见响动,他抬眸看过来,皱起的眉舒缓开,嘴角翘起和缓的弧度,“早。”
           “早!级部第一同学,对于你能如此勤奋起早贪黑地学习这件事,作为你的同桌我感到十分欣慰!”
           “政治作业又没写?”
           “……文州你借我抄抄。”
           “行啊。”他意外地答应得很爽快,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递给你,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低笑一声。“级部第二同学每天早上抄同桌的政治作业,同学们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
           “……级部第一同学你可以闭嘴了。”虽然很想跳起来大声怼他几句,但鉴于目前你还有求于他,只能默默把话咽回肚子里,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本子。
           刚刚触碰到封皮,他却忽然把手收回来,带笑的眼睛望向你:“抄了我这么久的作业,不应该给点报酬吗?”
           你一脸懵逼:“啊?”
           面前投下一片阴影,他倾下身子,嘴唇蜻蜓点水般略过你嘴角,留下一个轻巧的吻。
           少年满意地笑了,眉眼弯弯:“这才够。”

【男神×你】考试那些事儿

#突然诈尸!
#明天期中考试……来攒个人品
#ooc慎入
#私设超多慎!
#感谢没取关我的大宝贝们!你们是天使呀!
#内含叶/喻 时间太紧就摸了这两人的,其他以后补









【叶修】

           “铅笔,橡皮,尺子,还有啥来着……圆规呢?卧槽圆规哪儿去了……叶修你快帮我找找!”你一边碎碎念一边往包里装考试要用的东西,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
        一局完毕,屏幕弹出“荣耀”两个大字。叶修把烟头辗灭在烟灰缸里,摘下耳机放在桌子上,转过身笑看着你:“让你平常好好收拾东西偏不听。这下可好,找不着了吧。”
         “你自己平日里不也是乱七八糟的?还好意思说我。”你一跺脚,气道。“我都要考试了你就不能鼓励我一下?我跟你说这次考试我要是心态崩了可全赖你,谁让你不说好话。”
         他低笑一声,“哪能啊。你不记得,这不还有我吗。再说了,我家小姑娘那么厉害,哥还不信你?肯定是第一名。”





【喻文州】

          你坐在书桌边,面前一厚摞数学卷子晃得你眼晕。把复习过的放到桌角,你瞥一眼剩下的一小半,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准备连夜奋战把所有题都过一遍。
          “别复习了。睡不好明天考试会没精神,卷子全看完也用处不大。”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被轻轻放在你手边,你抬头,一双含笑的眸子映入眼帘。
         喻文州摸摸你发顶,语气轻缓柔和:“乖,听话,去睡觉。我相信宝贝会考得很好。”

【盗笔】喜欢他们的原因

#有毒系列
#一个混更,不知道会不会有更新
#存活证明……我又熬过了一个星期……



【吴邪】

        “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这是胖子对他的调侃。他的人生曲折多艰,从一开始的不谙世事不懂人心到最后黄沙莽莽历尽沧桑,一路走来他失去了太多。但他仍然是吴邪,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或许不用那么聪明,也不需要时刻保持警惕,他还是那个可以和兄弟一起安安稳稳在雨村度过余生的小天真。

『他是一个无论有多恨你,都希望你可以活下去的人。如果有一个人出了事,那么他自己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愿你从此平安喜乐岁岁无忧。』



【张起灵】

“魂太重,命太轻。”
小哥是整本书里最难懂的人,有人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没有意义,只是折腾自己又连累别人。他们不懂他身上背负的担子有多沉重,倘若有一个人,他在漫长的岁月中独自一人慢慢前行,身边没有人陪伴。他会忘记,唯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寻找曾经的记忆,在过去与未来中彷徨迷失。这样一个人,他要背负起自己的使命,面对世人的不理解他以沉默面对。他的事情不需要所有人都知道,所幸,有人懂。

『长白山下,欢迎回家。』



【黑瞎子】

        “墨镜下的双眸窥破了多少世态炎凉。”
        他似乎总是带着墨镜,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整天笑嘻嘻地让人看不出他有什么故事。他和小哥一样,都在世人面前把自己伪装起来,只是方式不同。无疑,他很乐观,生死和名利在他的眼里好像不值一提;他也足够义气,因为一句嘱托孤身犯险黄沙。

『所有的潇洒如风背后都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痛。』





【解雨臣】

        因为他长得帅,还有钱。
        对没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没毛病老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你】所爱隔山海(上)

#教师节快乐哈哈哈!
#最近超萌这个梗
#校园paro,师生设定
#私设一大堆
#ooc有
#文笔渣慎入
#祝食用愉快

        【一】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初晨的阳光从玻璃里斜斜照射进来,唤醒了同学们沉寂了一个假期的细胞。班里所有人都很兴奋,男生勾肩搭背地打打闹闹,女生则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块儿叽叽喳喳讨论着最近的八卦新闻,时不时就爆发出一阵笑声。
        一片喧闹中,你却提不起一丝精神,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
        后桌闺蜜伸出手戳了戳你的背:“喂喂,没搞错吧你,大早上的就睡觉?快起来享受美好的春光!”
        “春你个头!我看你是发春了吧!”被她这一闹,你头脑清醒了些,直起身子打掉她的手,骂了她一句。
        “别介啊,有点青春的朝气好不好,我可是听说有帅哥要来呢。”闺蜜把手收回去,见你有反应急忙凑近了跟你分享最新的八卦新闻。
        帅哥?自从进入A中,你已经忘了帅哥是一种什么生物了。本来以为全市最好的高中环境好人肯定也好,结果真让人出乎意料,不过美女倒是有几个。回忆了一下隔壁班班花的相貌,尽管初中加高中你和她也做了四年同学了,还是觉得上天不公,老子怎么就没有那么漂亮的脸。不过她现在没有初中时那么漂亮了,虽然还是比你漂亮。
        你打了个哈欠,又倒回桌子上:“没兴趣,不行困死了我先睡会……一会儿上课了你叫我。”
        刚刚过去的假期可以说是你从小到大所有假期里最欢喜也最滑稽的了。最欢喜是因为你第一次在头一个月写完了所有作业,剩下一个月可以说是嗨翻天了。滑稽的是由于你作业写完得太早又没有装订整理的好习惯,结果在开学前一个晚上折腾了大半夜翻箱倒柜才把所有作业找齐,导致你睡眠严重不足,第二天起来完全是梦游的状态。
         迷迷糊糊半晌,你忽然想起来作为数学课代表的你还没收数学作业。在心里振作一番后起身,未果。
        想了想,你决定不收了。什么破数学作业,比语文英语历史三科加起来还多,老子才不收呢!顶多被训斥两句,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哪个课代表没被老师训过?虽然数学老师好像格外热衷于训人。
        内心把教数学的半秃顶小老头骂了个半死后,你还是没抵过席卷而来的浓重睡意,陷入沉沉梦中。

        【二】

          教室里轰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所有人不停地说着什么,声音里隐含着兴奋和难耐的激动。
        你被响动吵醒,爬起来抓了抓有点凌乱的头发,回头问闺蜜:“出啥事儿了这是?”
        你闺蜜兴奋地一把抓住你的肩膀大力摇晃:“出大事儿了我和你说!你快看讲台上!”
        你一脸懵逼地转过头,就看见讲台上站着一个年轻人。
        他穿了一身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色西装裤,身姿挺直修长。领口微有些松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似乎没有系好,能看到内里完美的锁骨,却又在开合处被领带恰好遮住。看到气氛炸裂他也没有生气,嘴角微微翘起,始终挂着恰到好处的弧度,脸庞线条柔和清秀,整个人的气质温润谦和,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他把手里的书放在讲桌上,拿起板擦轻轻敲了两下黑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本来是一个很小的动作,有魔力般地,所有人很快停止了交谈,规规矩矩地坐好抬头看他。
        他似乎满意地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代替李老师为你们讲解接下来的课程。”
         他的声音很好听,清润明朗如春风拂面,班里又一次沸腾了,欢呼声不绝于耳。
        终于不用天天面对那个老是板着一张脸还动不动就训人的半秃顶了!你在心里给学校点了三十二个赞,真是太体谅我们数学课代表了。
         新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拿起点名册随意翻了翻,忽然问了句:“课代表是哪位?”
        正盯着喻文州的脸神游天外的你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不由一个激灵。
        后排的闺蜜激动得不停地踢你凳子腿,你慢吞吞地站起来,“是我。”
       “嗯,下课跟我来一趟。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你屁股刚一挨到凳子,闺蜜就迫不及待地使劲戳你:“我说你小子这次可是走了大运了啊!”
        “怎么是我走了大运了?”
        “别装傻,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这个数学课代表呢。”闺蜜拍了一下你的肩膀,笑嘻嘻的说。
        “我这是暴风雨过后的彩虹,有本事你也让李老头压迫一年试试看。”见讲台上喻文州的目光转向这边,你立马闭上嘴正襟危坐:“一会再聊,先上课。”
        

【全职男神×你】熬夜赶作业

#如题……送给所有学生党,肯定都有过这样的经历hhh
#狂补一周作业而来的灵感
#ooc有
#文笔不存在
#私设一大堆

         【叶修】

           你被烟味呛得咳嗽,笔下动作却不停,刷刷狂补着作业。叶修见状立马掐掉烟,一手关了电脑探头看了看你的本子:“还剩多少?哥陪你,下次哥可不管了啊。”

         【喻文州】

          他温柔地对你笑了笑,摸摸你的头,拿过一旁早已热好的牛奶递到你手边,话语温和又微微带着严肃,“今日事,今日毕。以后不能这样。来,把牛奶喝了。”


        【王杰希】

         他想教训你几句,可一瞥见你因熬夜明显浓重的黑眼圈和急得快哭出来的样子,不由得心软下来,拉过椅子坐在你旁边,“写吧,我陪你一起。”

        【张新杰】

          一向以严谨出名的张副队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不存在的。


           【黄少天】

             话一直很多的他此刻安静如鸡,尽管很想说话憋得很难受也坚决不出声,生怕影响你的注意力。作业太多,一想到今晚通宵也可能赶不完,你急得眼泪直流,一边抹一边补,把黄少天心疼坏了,再也忍不住直接抱住你,手忙脚乱地帮你擦去泪珠,嘴里不停念叨:“媳妇儿你别哭啊补不完就别补了呗身体最重要什么也比不上你啊你别哭了别哭了……大不了我帮你写!”


        【孙翔】

         他诧异地看着你匆匆忙忙翻箱倒柜地找你的书,“媳妇儿,你干嘛呢?”
        “找书,我书找不着了二翔你快帮帮我!”
        “你找书干什么……媳妇儿你不会还没写完作业吧啊哈哈哈!”
        “……孙翔,咱俩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憋不出来了,先这些人吧,想到了再写!看文的宝贝儿们有梗也可以提!
        这几天补作业补到怀疑人生,好在此时已经脱离苦海了哈哈哈哈!还没补完的革命友人们加油!

【八一七贺文】雨村搞事日常(下)

#内含大量ooc
#渣文笔慎入
#铁三角雨村日常向
#瞎几把写系列
#说好的一早就发我又拖到了晚上……我对不起你们!



        

        吴邪找胖子把这事和他说了,后者倒是不以为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天真,你这也太多虑了吧?多大点事,谁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啊?小哥也就是起步晚了点,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吴邪看着胖子提刀走向一只鸡,三两下就把鸡提溜起来,忽然惊觉那只鸡好像是隔壁李寡妇家养的。
        刚想开口提醒胖子,却看见胖子已经麻溜地把鸡杀了,一溜小跑进了厨房。
        吴邪咽回到嘴边的话,开始思考这次应该赔给李寡妇多少钱。

       
        郁闷的吴邪在微信上敲了解雨臣的小窗。
        【吴邪】:小花
        【吴邪】:你在吗
         解雨臣回复得很快。
        【解雨臣】:在。怎么了小邪?
        【吴邪】:我觉得小哥最近有点不太正常。
        【解雨臣】:怎么个不正常法?
         吴邪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那边沉默了。
        吴邪看着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把它戳亮,反反复复地直到他连打两个哈欠,困意涌上眼角,解雨臣还是没回消息。
        吴邪估计他可能不会回了,把手机锁屏,随便丢在桌子上扑进床里准备睡一觉。
        就在吴邪迷迷糊糊马上要睡着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消息提示音。
         吴邪: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睡觉的时候回消息。
        他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下床趿拉着拖鞋去拿手机。

        【解雨臣】:不好意思刚刚去处理了一些事。
        【解雨臣】: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啊。
        【吴邪】:……
        可不是,你本身也是个沉迷手机游戏的大好青年。
       【解雨臣】:不是我说,小邪,你很少对这些事这么好奇了啊。
       【吴邪】:不是好奇,我在关心小哥的身心健康。
       【解雨臣】:……
       【解雨臣】:你不会是对他有什么想法吧?
       【吴邪】:什么想法?没有啊。
        吴邪莫名其妙,这个小花,说话真是叫人摸不着头脑,我对小哥有什么想法?我对他能有什么想法啊真是……卧槽?!
       【吴邪】:小花你冷静!他娘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解雨臣】:小邪。
       【解雨臣】:你别解释了我懂了。
       【解雨臣】:我很伤心啊。
       【解雨臣】:你难道忘了你小时候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解雨臣】: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吴邪。
        吴邪:我不是,我没有。
        吴邪甚至已经猜到明天苹果日报的头条了。
        震惊!老九门吴家长孙吴邪竟抛弃发小解家当家解语花与张家族长私奔至福建雨村?!
        想想都很刺激。

        吴邪决定放弃了。
        他娘的以后再管张起灵的破事我就不姓吴!
        吴邪愤怒地关了和解雨臣的对话框,又看了一眼里屋还在盯着电脑屏幕的小哥。
        都他妈的是怪人。
       

【八一七贺文】雨村搞事日常(上)

#大量ooc注意!
#渣文笔慎入
#铁三角雨村日常
#先发个上吧……下明天再发 太困了码不下去了
晚安各位❤

       

        

        吴邪最近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好的原因是睡眠质量不好,而睡眠质量不好的原因是他发现小哥这些日子有点不正常。
         比如他前几天忽然开始沉迷网络,而且一坐在电脑前就是好几个小时,比看天花板发呆的时间还要长。
        吴邪有点好奇,但并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毕竟沉迷网络的小哥不会像以前一样总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搞得吴邪和胖子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一觉醒来少了个张起灵多了个张大师。
       
        渐渐的吴邪感觉不对劲。小哥对上网的兴趣越来越大,甚至有几次胖子叫了好几次他才放下电脑出来吃饭,一吃完就麻溜地钻进屋里看电脑去了。
        吴邪觉得事情有变。他开始暗中观察小哥的种种行为。观察了半个月,似乎除了迷恋电脑,小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这是什么情况?
        网瘾少年张起灵?
        不对,小哥的年纪绝对称不上少年了。
        那网瘾大爷张起灵?
        ……吴邪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直到吴邪有一天无意路过小哥房间门口,透过敞着的房门看到小哥竟然对着电脑屏幕微微地笑了!
        吴邪震惊。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吴邪确信张起灵是笑了。
        这是什么情况?
        吴邪开始慌了。
        吴邪觉得不能再拖了,必须找小哥问清楚,这事绝对有问题。
       
        吴邪找小哥进行了一场具有深远意义的谈话。然而这只是对于吴邪来说,小哥实际上根本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含义,只是在听完吴邪一大把旁敲侧击的说辞之后,淡淡的回了一个“嗯。”
         嗯?
         你嗯是什么意思啊?
         吴邪原本的信心被这一个“嗯”字瞬间击碎。
        小哥看看吴邪,见他没有继续说什么就回房间继续玩电脑了。
        吴邪觉得心好累。
       

占tag致歉。
刷了一天的屏。
超爽哈哈哈。
心随万里长相守,雨落千载共白头❤
顺便大孙生快!
今天大约会有文的。
反正不是现在哈哈哈。

【盗笔黑花向】戏言

#依然是盗笔cp向
#黑花向
#渣文笔慎入
#ooc预警
#特别特别的短小精悍hhh
#戏曲唱段原来想选霸王别姬的后来又觉得太悲,就改了牡丹亭
#谢谢小可爱点文 @雨声烦烦 希望你喜欢❤

       


        眉笔细细地描绘出精致的柳叶,在末梢轻轻收尾。镜中的人眉眼如画,红装后的轮廓更添几分柔软和妩媚。
         解雨臣满意地放下眉笔,又对镜端详了一会儿脸上的妆容,确认没有瑕疵后起身接过伙计手里的凤冠戴在头上,整了整身上繁冗的戏服,“登台吧。”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出处:昆曲牡丹亭)
         一曲唱罢,场下一片叫好声。解雨臣微一欠身,转身走下戏台。喧闹的赞美中,一个声音突兀又戏谑:“呦,花儿爷好兴致啊。”
         解雨臣没有回头也没有停顿,加快脚步进了后台。
        
        等他卸完妆换上粉衬衫,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解雨臣走出门,抬起眼皮懒懒瞥着坐在墙头脸上挂着痞笑的黑瞎子。
        “黑爷最近很闲?专程跑到解某这来蹲点。”
         “名动四九城的解语花登台唱戏,瞎子我怎么能不来瞻仰瞻仰呢?”黑瞎子吊儿郎当地说,单手一撑跳了下来,几步走到解雨臣面前,“您说是不是?”
         解雨臣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得,您爱咋咋地,我可没空陪你在这儿瞎胡闹。小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黑瞎子倒也不阻拦,眼看着解雨臣的身影到了梨园门口,忽然说:“花儿爷,您今儿个这出戏,又是唱给谁听的?”
         解雨臣脚步一停,“戏便是戏,唱给谁听是次要的,戏言可不能当真。”
        “可瞎子就当了这个真。”黑瞎子身形一正,语气少有地变得认真起来,“不知花儿爷的约定,可还作数?”
         解雨臣背对着黑瞎子,唇角一勾,声音却平淡无波:“我解雨臣从不骗人。”自始至终没有回头,径直迈出梨园大门,消失在视野中。
         黑瞎子收回视线,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漫不经心地拍拍衣角:“戏言怎可当真?呵。”
        等里面的伙计出来时,院中早已空无一人。
        一阵风吹过,树梢轻微颤动,落了满地海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