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迎城

是谁穿越了风雪千年,如朱砂烙在我心上。
不太会说话,但绝对好相处嘿嘿
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所有站内文章请不要转载谢谢)

【盗笔花邪向】湮

#时间线:沙海计划结束后
#渣文笔慎入
#第一人称吴邪视角
#花邪向
#ooc预警
#感谢小伙伴 @林挽若 点文❤希望你会喜欢
#以上没问题?祝食用愉快嘿嘿

出了点小事耽误了时间,黑花的今天不一定能不能发出来……不过欠的一定会还咯


        小花在前面开车,我靠在车后座上闭目养神。高速公路两边霓虹灯杂色的光打在车玻璃上,又飞快往后退去,闭着眼也觉得晃得脑仁疼。
        我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想睡一觉。
        脑海中从前发生的一幕幕走马观花般闪现。三叔的短信、西沙海底墓的解连环、秦岭的青铜树、老痒的尸体、阿宁的死……最后定格在闷油瓶进入青铜门时的画面。
        我猛然惊醒。睁开眼盯着车顶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刚想抽根烟冷静冷静,就看见小花从后视镜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没理他,自顾自地点上烟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顷刻蔓延到肺部,肌肉猛地一阵抽疼,我皱了皱眉,心神顿时清醒不少。
         我顺手打开车窗,让扑面而来的夜风吹散车里的烟味儿。小花不喜欢烟,这我还记得。
         我一只手臂搭在车窗沿上,又抽了两口,剩余半截烟就被前面伸过来的手夺走了。
        小花收回手去把烟掐了,淡淡道:“少抽点吧。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我沉默了。
        小花也不再说话。车里又恢复了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又听到他的声音:“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不同于平时的清越明朗,他的声音有点喑哑,夜色里显得很沉闷。
        我苦笑:“还能怎么办?回杭州,去看看盘口运营,半年之后去接他。”
         沙海计划结束了,我成功逆转天命,汪家人的局被全盘粉碎,一切都画上了句号。按理说我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愉悦的,可压在心口多年的大石头终于被搬走了,心里反而空荡荡的,一股从未有过的茫然翻涌不去。此时此刻除了回到杭州,我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十年了。不管他是死是活,总要有个交代。我和他就算是两清了。接下来他准备做什么,去哪里,都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知道你的想法。”许久,小花再一次开口,“你这个人就是太固执。”
         “可不是。我要是当初不那么欠,现在这些破事和我八竿子打不着。傻逼也有傻逼的好处。”
         小花抿了抿嘴,似乎想说什么,透过后视镜又一次打量着我。
        他今天有点反常。倒不是说语言行为有什么问题,只是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自然的气息,和平时潇洒谈笑的姿态相差甚远。或许是累了吧。
        “吴邪。”他叫了我一声。我答应,“嗯。”
         “跟我回北京吧。”他忽然说。
         我一时愣住了。
         他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好端端的怎么让我和他回北京?
        计划里小花向外宣称解当家已去世,如今好端端地回去,想也知道四九城的盘口怕是要翻了天了。这到了地头会有多少数不清的麻烦和纠缠,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这种节骨眼再加上一个我,无疑是雪上加霜。本身我捎带的事事也不少。
        “你抽的哪门子风?解当家别是为了计划把脑子烧坏了。”我调侃他。
        他少有地严肃起来,“我认真的。”语气渐渐缓和:“现在什么都结束了,你暂时也没别的地儿可去,不如随我回北京。有你在身边,我处理东西也能安心些。”
        他的侧脸在灯光下线条越发柔和,唇边似有似无地带了一抹笑,睫毛微微翕动,眸子里有暗潮涌动。手把着方向盘忽然一个急转,我差点撞上前排椅背。
        我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但还是不愿意相信,没有回答他。
        他轻叹一口气,笑道:“你不同意也没关系的。我就是随口一说……”
        “半年后吧。”我打断了他,又考虑了一会儿,下定决心道:“半年后。等我接他出来,就跟你去北京。”
        他陡然笑了,“讲真?”墨色掩映下,我能看到他眼中流动的光。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嗬,小三爷您还真没少骗。”
        “这回是真的。”
         他笑了笑并不搭话,视线转向前方开始专心开车。
         我和他都没有说去的时限。但我相信他很明白。这么多年走过来,那份情感终究没有湮灭。
         就算是我欠他的吧。

                                  END.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