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迎城

是谁穿越了风雪千年,如朱砂烙在我心上。
不太会说话,但绝对好相处嘿嘿
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所有站内文章请不要转载谢谢)

【盗笔黑花向】戏言

#依然是盗笔cp向
#黑花向
#渣文笔慎入
#ooc预警
#特别特别的短小精悍hhh
#戏曲唱段原来想选霸王别姬的后来又觉得太悲,就改了牡丹亭
#谢谢小可爱点文 @雨声烦烦 希望你喜欢❤

       


        眉笔细细地描绘出精致的柳叶,在末梢轻轻收尾。镜中的人眉眼如画,红装后的轮廓更添几分柔软和妩媚。
         解雨臣满意地放下眉笔,又对镜端详了一会儿脸上的妆容,确认没有瑕疵后起身接过伙计手里的凤冠戴在头上,整了整身上繁冗的戏服,“登台吧。”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出处:昆曲牡丹亭)
         一曲唱罢,场下一片叫好声。解雨臣微一欠身,转身走下戏台。喧闹的赞美中,一个声音突兀又戏谑:“呦,花儿爷好兴致啊。”
         解雨臣没有回头也没有停顿,加快脚步进了后台。
        
        等他卸完妆换上粉衬衫,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解雨臣走出门,抬起眼皮懒懒瞥着坐在墙头脸上挂着痞笑的黑瞎子。
        “黑爷最近很闲?专程跑到解某这来蹲点。”
         “名动四九城的解语花登台唱戏,瞎子我怎么能不来瞻仰瞻仰呢?”黑瞎子吊儿郎当地说,单手一撑跳了下来,几步走到解雨臣面前,“您说是不是?”
         解雨臣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得,您爱咋咋地,我可没空陪你在这儿瞎胡闹。小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黑瞎子倒也不阻拦,眼看着解雨臣的身影到了梨园门口,忽然说:“花儿爷,您今儿个这出戏,又是唱给谁听的?”
         解雨臣脚步一停,“戏便是戏,唱给谁听是次要的,戏言可不能当真。”
        “可瞎子就当了这个真。”黑瞎子身形一正,语气少有地变得认真起来,“不知花儿爷的约定,可还作数?”
         解雨臣背对着黑瞎子,唇角一勾,声音却平淡无波:“我解雨臣从不骗人。”自始至终没有回头,径直迈出梨园大门,消失在视野中。
         黑瞎子收回视线,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漫不经心地拍拍衣角:“戏言怎可当真?呵。”
        等里面的伙计出来时,院中早已空无一人。
        一阵风吹过,树梢轻微颤动,落了满地海棠。

                                   END.

评论(7)

热度(10)